首页>>bobty体育入口

有个关键指标旭辉永升服务涨了79%!

  有个关键指标旭辉永升服务涨了79%!身穿皮夹克的周洪斌站在林中和前总裁景志山中间,三人的手紧紧相握,合作达成。2017年底,周洪斌接到林中的邀请,由他出任旭辉永升服务总裁。

  周洪斌曾透露:“旭辉和永升都崇尚徒步文化,我们的中高管每月要走80公里。”

  如果说,林中带领旭辉在进行一场没有终点的徒步,那么周洪斌就是物业小队的领头羊,二人步调一致,利益趋同。

  林中称永升服务是旭辉整个经营战略的重要一环,周洪斌则表示,在这个市场,大股东给了我们非常坚定的发展底气和勇气。

  日前,旭辉永升服务将旭辉物业管理服务2022年的年度上限提高至8.6亿元,并与旭辉控股就未来三年的物管服务签订协议,这部分主要涉及非业主增值服务。

  长久以来,关联交易被蒙上一层“业务输送暗门”的滤镜,然而在寒潮降临的时候,它的另一面其实是物企和房企的抱团取暖。

  从4.8亿元到8.6亿元,旭辉物业管理服务2022年的年度上限上调79.2%。

  按照最初约定,2022年旭辉永升服务为旭辉控股提供现场安保、清洁、绿化、客户服务、清洁和房屋检验服务、其他增值服务,以及前期规划及设计咨询服务的总金额为4.8亿元。

  然而,截至今年6月底,该业务的实际金额就已经达到4.07亿元,占约定金额的84.9%。考虑到后续的合作,才有了上调年限的举动。

  此外,在最新公告中,旭辉永升服务再次与旭辉控股签订三年物业管理服务总协议。2023年-2025年交易年度上限分别为10亿元、11亿元和11.5亿元,三年交易有望超过30亿元。

  地产雷声隐隐作响,物企不断喊出“独立”口号,有的物企以缩减非业主增值服务来表达决心。

  但另一个现实原因是,地产业务疲软,物企能够获得的非业主增值服务正在减少。

 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课题组副组长杨熙表示:“受制于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后续的发展,我们认为非业主增值服务的收入占比未来几年也会进一步下降。”

  在楼市欠收的当下,旭辉控股仍有大量业务抛给旭辉永升服务,实际上也是其持续经营能力的体现。

  旭辉永升服务表示:“旭辉集团业务扩展,由本集团管理物业项目的销售、面积及数量规模均有所增加。”

  乐居财经《物业K线》从旭辉集团微信公众号获悉,截至2022年9月30日,旭辉集团累计于38城90个项目交付近5.3万套新房;旭辉集团代建业务累计新拓展项目38个,累计在管项目44个,总建面达833万方。此外,一季度旭辉集团合同销售额为287.4亿元,二季度为344亿元,三季度为411.8亿元,销售额逐步提升。

  不久前,旭辉常德项目以“购房送70年物管费”为噱头进行营销。事后周洪斌回应称,宣传未经物业同意和审批,已紧急叫停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该宣传所减免的物业费属于旭辉永升服务物业管理服务业务范畴,直接削减物业费,无疑割了物业的大动脉。

  截至2022年中期,旭辉永升服务收入约为31.63亿元,同比增长约53.6%;其中物业管理服务收入18.9亿元,占比59.8%;即便对非业主增值服务业务有不少补充,上半年收入5.4亿元,但非业主增值服务营收比重同比依旧下跌2个百分点至17.1%。

  风沙从头顶掠过,脚下是粗粝的戈壁,口中喘着粗气,每走一步都能扬起厚厚的尘沙。徒步戈壁,是旭辉每年的保留节目,三百多人的团队,四天三夜行进一百多公里。

  9月28日,旭辉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价急速滑坡,截至当日收盘,旭辉控股集团下跌32.28%,旭辉永升服务跌幅23.33%。

  晚间,旭辉永升服务作出回应,董事会并不知悉股价波动原因,且并无需要披露以避免出现虚假市场的资料。

  起初,有人怀疑旭辉永升服务股价动荡与“买房送物业费”事件有关,但也有消息称,与旭辉控股集团旗下项目涉托借款未如期支付款项有关。

  消息真真假假,但捆绑日渐紧密的旭辉控股和旭辉永升服务,股价接连受到波及。

  在如今的房地产市场中,物企拆分上市往往只是程序上的必要手段,一旦房企爆雷,最先被拎出来还债的还是被称为“第二增长曲线”的物业。

  一般来说,物企分拆上市后,已经独立于地产自立门户,但也有人逆操作,让物业再次并入地产。

  2020年5月29日,旭辉控股与旭辉永升服务一同发布公告称,旭辉永升服务将并入旭辉控股财务报表。

  具体操作是:旭辉控股以7.83亿港元向林氏家族收购旭辉永升服务5%股权,其在旭辉永升服务的持股比例增至26.48%。同时,林氏家族将23.64%的投票表决权委托给旭辉控股,至此旭辉控股拥有旭辉永升服务50.12%表决权。

  交易完成,旭辉永升服务成为旭辉控股附属公司。一年后,永升生活服务的名字由“永升生活服务集团有限公司”改为“旭辉永升服务集团有限公司”。

  分拆上市的旭辉永升服务再度并表旭辉控股,意味着二者关系更进一步。物业方面能够更便利拿到地产的项目,地产也需要物业的资产和业绩为其助力。

  并表时的市场环境较好,物管来到资本风口,上市两个年头的旭辉永升服务早已站稳脚跟。

  业绩和财务方面,轻资产的旭辉永升服务也能助益旭辉控股。截至2020年末,旭辉永升服务总收入31.2亿元,期间归母净利润3.9亿元。

  放在眼下,旭辉控股和旭辉永升服务“抱团”,或许也是一种穿越周期变化的解题思路。

  今年5月,建发国际宣布重新并表建发物业。其以总对价16.4亿港元收购建发物业35%股份,并额外从卖方“益能”手中获得16%的投票权,建发物业再次成为建发国际的附属公司。

  建发国际直言,收购能够让“建发”的市场定位及品牌形象将有所提升,此外还可以并表业绩。

  2020年、2021年及2022年中期,建发国际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.64%、81.59%和82.21%;期间毛利率分别为17.17%、16.35%、15.05%,与2018年的毛利率水平相比,现在已经跌去一半。

  建发物业或许就充当了解压阀的作用,截至2022年6月30日,建发物业总收入9.97亿元,毛利约2.56亿元,毛利率约为25.6%。

  10月24日晚间重要财经消息速览:国内油价迎下半年第二次上调!加满一箱油多花7.5元左右

  油气开采龙头“喜提”140亿大单!全球原油扩产忙,能源开采行业景气空间几何?

本文由作文网bobty体育入口栏目发布,感谢您对作文网的认可,以及对我们原创作品以及文章的青睐,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到个人站长或者朋友圈,但转载请说明文章出处“有个关键指标旭辉永升服务涨了79%!

标签: 常熟旭辉永升